魏岷山  
null.

【王者荣耀相关/白狄】三次狄仁杰和李白相遇,一次是假的

说着躺尸然而又来嘚吧嘚的我。
一篇脑洞流水账文,有参考背景故事[出入有]。CP白狄。说不清是糖还是玻璃渣。
全程视角转换,包括路人第一视角和上帝视角。
大唐line花式打酱油。
自称统一为【我】。
*借文前排扩个专白,陪混群CP的那种。这儿新磨皮气儿不正,同样进度的最好。你留我戳。*
OOC算我的。
各种弃权。
宝贝儿们求红心蓝手啊嘤。
——
他和他,我见过最迥异的两个极端。
我非谁,只是长安城不起眼巷口的一普通说书人。我有自己的说书馆,虽不大,但也免了扫地出门的风险。先前这里不安稳,偶有偷盗事件发生,接受询问也是变相的家常便饭。一来二去,倒也和那个姓狄的治安官混熟了——虽然他不是个爱主动联络感情的人,反倒是身边那长了大耳朵的魔种偶尔偷闲来坐坐。
“呦元芳啊?来来坐这儿。”边说着我边推给他一盘糖糕,“狄先生放你假了?”
“唉,别提了。”他捻起一块糕,闻言晃晃耳朵,“还要帮他收集情报,哼,狄扒皮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
我早就听这小鬼抱怨了不止一次工资的事,可惜同样低薪阶层,这时只能拍拍他的小脑袋以示安慰。
“不过狄大人也真是忙。”李元芳继续咂吧着糕点,“这次把我支走,估计又是去处理老问题。”
“老问题?”职业敏感使我转身拿起茶壶续上茶水,“莫不是...那剑仙又犯了事儿?”
“正是,难为你在这处小地方设馆,听不及风声。”
“那...说来听听?”
“嗨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行吧,我也是道听途说,不能全信噢...”
***
狄仁杰和李白第一次交锋是在大牢里。
长安城在女帝武则天的开明治理下虽不能说完全和平,但也少有特大案件发生——这一切都被那个叫李白的曳剑人打破。
李白似天生就为颠覆规矩而存在的人,至少那张俊秀面庞上毫无畏惧权威之色。那日他饮的酩酊大醉,握起剑柄凌空甩了个剑花,竟是在朱雀门上刻下字行,随即大笑着离去。在场旁观人众多,却无一人敢阻拦——谁又知晓青年醉意朦胧的眼珠下是否还藏着丝清明的杀气。
此事自是惊动了掌权者,女帝下令将寻事者逮捕归案,承下此令的便是狄仁杰。
“欲上青天揽明月”吗...好,真好。
关于李白的去处狄仁杰想的很清楚:如他李白这样诗为朋酒作友的人,人多但非权贵的酒楼再合适不过。至于避人耳目,李白敢在众目睽睽下行事,自然也不怕他人眼色。
如他所说,逮捕令最后在酒楼最角落被拍在桌上。
“以陛下的名义,你被捕了。”治安官抱臂看着笼罩在阴影下的剑仙。
在狄仁杰的预想中,李白当然不会做出跪地求饶这种有辱人格的事,至多只会是眼底一丝慌乱——但他错了。狄仁杰看不清李白模糊下的表情,只见他抬头,水蓝的眸波澜不兴。
李白薄唇微动,喧响环境中不带半分醉意的声音结结实实敲打在耳鼓膜上。
“抓我?你还嫩了点。”
“你!”饶是狄仁杰多年工作早已宠辱不惊的心这时也狠狠震颤了一下。他深呼吸下平复瞬间暴躁的心情,背过身挥挥手。“带回去。”
人一生中总会碰见个人给自己带来意外惊喜。狄仁杰想。李白大概就是他命中这么个人。
可惜只有惊没有喜。
大牢里,两人之间隔了道铁栅门。狄仁杰不发一语,反倒是李白环视幽暗的牢房,半晌悠悠开口。
“你会放了我的,狄大人。”
“你认识我?”事后狄仁杰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忽略了第一个问题而自动跳到第二个。
“当然,”李白微笑的表情无辜极了,“皇上最忠实的走狗,谁不知道呢?”
混迹官场这些日子对自己的负面呼声狄仁杰也没少听,听及此只是皱皱眉,哂笑声,“陈年往事又何必再提。比起这个我倒是挺好奇你哪来的自信。”
“哈,不才不才。”这个无辜的笑容越来越像不要脸转变,“那剑刻,皇上应是见了?”
“是又怎么样。”
“如此甚好,”李白竖起三根细瘦的指,“信我吗,治安官?”
“三日之内,我李白必将从这牢房中全身而退。”
被他说中了。狄仁杰攥紧手中的批文。
牢狱的门是他亲手开的。那人悠然离开前暼了他一眼,带了些挑衅和愉悦。
女帝爱才,这点狄仁杰明白的很。他也是因推算的智慧而被看重以至于走到今天。但即便想到这里,心头总有团无名火燃的正旺,似乎不将人绳之以法就不罢休。
狄怀英啊狄怀英,你究竟是怎么了。狄仁杰好笑的敲敲自己脑袋。返身回了办公处。
***
第二次,狄仁杰没有见到李白。
消息封锁的很死,他只知道大唐的铁骑踏破了西域,而那里,是李白的故乡。
再有便是李白二入长安城,只身面对女皇武则天。
后来发生了什么狄仁杰不清楚,也不忍心弄清楚。
对于唐的举动狄仁杰向来持中立态度,但同时他好像不太怨愤这个时不时给他找点小麻烦的人了。生育之地不再,感受终究是不太好吧...
此后是长时间的沉寂,久到狄仁杰以为自己可以忘了李白,但每每关于这个人的行踪报告呈上来,他都不免挂上冷笑。
“下一次回归...难以估量。”
***
第三次,狄仁杰不得不感叹一个人的态度竟然会变化的如此快。
“你不是不屑给大唐做事吗?”他站在狄府大门前,好笑的看着一袭风尘的李白。
“啊啊...我只是懒得当官而已。”李白叼着他标志性的草茎,双臂曲起置于脑后,颇随性的样子,“再说,我不能让第二个家再受同样的苦,对吧?”
“你没少给第二个家添乱,”狄仁杰笃定重复了句,“说不过你。长城那地方可不是想待就能待的。”
“生活多些挑战也不错。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李白打着哈哈,“墨守成规的偶尔也要考虑一下改变。”
狄仁杰知道他在说自己。“我就没有那么恣意洒脱了。”他抬头看看天,“时候不早,该出发了。”
“怎么,多年交情你不送送我?”
“呵,公务缠身恕不远送。”
“没劲。”
***
“之后呢之后呢?”
“之后...”
“之后就如你所知道的,他在长城守卫,我继续我的工作。”
不属于方才谈话的第三个声音插了进来,我微愣,对面的李元芳却是整个人抖了一下。
“狄...狄大人...”
狄仁杰只是点了点头,拉来条长凳坐下。
“反正也不是什么机密,说了便说了吧。”他顿了顿,“还有回去记得来领工资。”这句显然是对一直战战兢兢的李元芳说的。
“好的狄大人!”
“嗯,先回去吧。”
送走了李元芳,我回头,发现狄仁杰还坐在那里。
“先生不回去?”
“不急,”他摩挲着手里一直捏着的阴阳鱼雕刻,“方先生还有什么话想问?”
不愧是神探。我暗自感叹一句。
“那么,您喜欢他吗?”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他并无愣神状,只是将雕刻装回衣兜。
晴空正好。
***
“我尊敬他。”
end.

评论(4)
热度(46)
 
© 魏岷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