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岷山  
null.

悄悄的,有人想嗑一发邪教吗x
就是,奇异博士vs诡计之神,强行拉郎配。
看了雷神3入的Asgard坑,并不是很熟悉前两部里面Loki的性格所以大概会崩。
脑补出了一个小甜饼虽然不好吃。
占tag万分抱歉!/土下座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写完就删!

 
 

【RPS/韩/双泰/手生,试水】

名朋897李泰民,欢迎找我玩。想钓同体也想钓Key哥。
自割腿肉的产物。我需要同好。
退圈两年后的CB,现在是个不正经的苗哥单吹。
CP苗哥水仙。
吸血鬼伯爵vs人类的恶俗架空设定。
大概是短篇。
OOC我的。9
泰攻【Lee Taemin】泰受【李泰民】。有空可能会码个Lee的私设。
Taemin参考Danger红西装黑紧身裤+Danger剔边背头发型,李泰民参考Ace舞蹈视频白衬衫(对,不是毛衣)黑吊带裤+Danger长鬈发,以后没特殊说明都这样。
放飞自我,圈地自萌。
没问题的话let's go.
——
矗立在林子边缘的小教堂,挺突兀的不是,可它就在那儿,没人知道这座斑驳的建筑是哪个世纪的遗留物。
不过Lee知道,他清楚的很。毕竟是活了将近千年的老家伙了,Lee曲起一条腿,稳稳当当坐在这小小建筑群的最高处,那十字架上面。
这样寒酸的教堂,主十字架自然也不可能是纯银或是退一万步的镶银,而不过一块石膏的雕刻品,自是伤不了Lee分毫,所以这里也成了Lee常用的贵宾席。
Lee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纯血族,他也是初拥的产物,至于初拥了他的那位,估计没逃过血猎的清剿吧。真是可叹,Lee摇摇头,继续望着脚下。
时辰尚早,教堂厚重的铁门却已经被人推开,来者一头金发在晨曦中亮的刺眼,着了白净的衬衫,和墨似的吊带裤。
哦,Lee背后的小翅膀愉悦的振了振,今天的小苗儿也清爽的让人欲罢不能。
【小苗儿】指的自然是这走出来的人。李泰民,这座教堂的主教,没人知道他如何在这大多数时候无人的地方呆了这么久,人们只有在礼拜日才会聚集于此,听这位年轻的主教用歌般的灵动语言传达神的旨意。
Lee自然是乐于加入这聆听者的行列的,但他对于内容毫无兴趣更不可能有兴趣。他只是喜欢李泰民的声音,仅此而已。
“这位先生没什么事的话就请走吧。”正想入菲菲时李泰民抬头,冲上不温不凉一句,“太阳可是要出来了。”
果然被发现了,Lee一点也不恼,打了个响指,身躯化作丛艳红的玫瑰花瓣,在李泰民面前聚形。
“真是绝情啊,苗儿,就不多挽留一下伯爵我吗?”挂着丝痞气的笑,Lee习惯性向后拢了拢头发,“太阳?我为什么要忧虑这个,痛,早就习以为常了。”
“那就等着被净化成雾气吧。”李泰民平淡的扫了他一眼,绕过Lee继续向教堂外走,“也算是为民除害。”
“做人不能这样啊苗儿,”Lee并不追上,望着李泰民的背影,意味不明的笑着,“我可是三好血族,从来不犯事儿,怎么就为民除害了?”
李泰民将前一夜被大风吹倒的小塑像重新扶起,头也不回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得了吧,您难道不是出来觅个食儿准备睡觉?”
但这飘散在风里的词汇终究还是让Lee几近变态的听力捕捉到。“对了。”他似是赞许的鼓鼓掌,忽的上前,凑近李泰民,“那么主教大人能不能满足伯爵我一个小小的愿望呢?”
李泰民蹲下的动作顿了顿。
“哦,闭嘴吧异端。”他嘲弄的瞅了眼面前这个眼中同样满是戏谑的家伙,“最后一次,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第几个最后一次。”
接着,当着Lee的面,李泰民覆上扣到最上一颗的衬衫纽扣,一颗,两颗,奶白的脖颈连带着其下一片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一对尚未完全愈合的牙印清晰可见。
“对嘛,乖孩子。”Lee抚摸着李泰民手感颇好的发丝,向下钳住后颈,舌在那处伤口上打了个转,又移向另一个地方,暧昧的舔吮着。
“嗯...你快点...”李泰民不满的推了推他,“被发现了怎么办。”
“主教大人还怕被发现吗?”Lee将李泰民的脑袋又向下压了压,眸子从暗褐变为猩红,他舔了舔尖锐的獠牙,“和一个吸血鬼维持这种关系,您已经于您的主有愧了。”
“...艹。”教堂之前不应言无理之辞,但李泰民还是说了。Lee说得对,他是不洁之人。李泰民不无绝望的叹声:“好了,随你。”
“遵命。”Lee对于戳穿对方还是很得意的,瞅准了下口处,他不偏不倚咬上去,粘稠甜美的血液自唇角划入腹腔,Lee发出一声满足的赞叹。
被吸血是什么感觉?李泰民说不清楚,并无想象中的剧痛,只是酥酥麻麻的。清晰的血液流失感让他很不好受,好在Lee懂得分寸,只嘬食几口便放开他,不忘细细舔去渗出的血珠。
“还好吧?”Lee抬头,见李泰民仍是懵懵的状态,出于对长期食堂【。】的保护,问了一句。
“伯爵也知道关心人?”李泰民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脖颈,“就当义务献血,有益身体健康了。”
“嚯,还能贫嘴?”Lee挑起这小孩儿【在他眼里是】的下巴,刚沾了血的唇在李泰民嘴角轻啄一下,接着是细碎的吻,“看来下一次不能这么温柔了。”
很温柔吗,李泰民在内心没形象的翻白眼。“那么您可以走了吧。”他不动声色的推开Lee,仿佛方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重新系好扣子,“我也要工作了。”
“苗儿不想再和伯爵我缠绵一会儿吗...好好好,我投降。”眼瞅着李泰民微笑着撩起衣袖露出纯银的手链,Lee忙做了个投降的动作,他知道这小玩意儿的威力。
李泰民抿了抿嘴,显得很愉悦的样子。
“再见了先生,希望再也不见。”
Lee则是微微点地,鞠了个半真半假的躬。
“上一次你也是这么说的,主教大人。”

 
 

【王者荣耀相关/云亮】

先前给社长的生贺,解禁一下。
点梗是云亮军火贩子设定。
前排倒[ku]卖[li]云vs后排黑客亮,带一句话邦备,友情向亮良瑜。
西汉蜀汉敌对势力[真•黑恶势力]。
[高亮]诸葛闪闪是赵九朵云捡???回来的。
OOC算我的。
各种弃权。
现在看起来真是有够羞耻。
——
黑暗中摸索到钥匙孔已经是深更半夜,只有在这种颇需眼力的关头赵云才难能可贵的觉得自己的职业不错。钥匙旋进发出咔哒一声,赵云小心推开厚重的门,不出意外的看到客厅亮着一团莹白的光。
“这么晚。”电脑前的人不疾不徐的说着陈述句一般的问句。手上敲击键盘的动作不停,诸葛亮向餐桌的方向努了努嘴。“喏,没空做饭,泡面自己对付去。”
“好好好,”深知这祖宗心性的赵云只能无奈应下,踱步至厨房看有没有开水。天知道自从他在雨里捞回这个一头蓝发的技术宅之后就没少研究怎么服侍他——的胃。
要是被手下那帮臭小子知道了估计会被笑死。赵云想着有些好笑,直到神经扯出了剧痛才迫使他回想起来方才进入家门前发生的事情。
他妈的。赵云皱了皱眉。看来吃饭只能晚点了。
“不吃吗?”对于赵云空着手从厨房里出来诸葛亮倒是表现出一丝惊讶,“往哪儿走呢你,过来。”在赵云困惑的眼神里诸葛亮指了指一旁的医药箱。
“不愧是神机妙算的诸葛先生。”
赵云半真半假调侃着,换来诸葛亮一个大大的白眼,“衣服自己脱,难不成需要亮上剪刀?”
拆去被血染污的绷带,紧实的后背上赫然两眼焦黑的弹孔。诸葛亮用镊子挑开外翻的皮肉,眯起眼睛。“处理还算及时,伤口还没烂...嗯...”诸葛亮松了镊子,换上新的干净绷带,“你家主公倒是挺珍惜你。”
“刘备?”赵云起身拾起衣物,闻言低头看看那个兀自收拾器械的人,“得了,人指不定现在又和死对头在哪儿厮混呢。”
刘邦:阿嚏,是不是你在想孤啊大宝备?
刘备:祖宗您冷静一点,备的火铳已经架起来了。
“倒也是。”诸葛亮不意外的咂咂嘴,“刚才黑了西汉的系统,看样子你们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渡了批好货?”
“不能说有多好,主公点名要从他八百竿子打不着边的祖宗那儿捞一笔回来。”赵云尝试着往后靠,几番后作罢。“你这么折腾也不怕对面找上门。出了事云可救不了你。”
“哈?”诸葛亮还他一个充满嘲讽之力的背影,“你得相信一个斯坦福大学毕业的人跑的绝对比你们快——国际刑警都抓不住亮。”诸葛亮捏着马克杯嘬了口水,“再说,亮当真不相信电脑那头的前辈会为了这点小事来找亮算账。”
赵云记得刘备有次跟他提起那个被刘邦称作军师的人。
“那是个大人物。”刘备是这么说的,“不过既然你把诸葛留下了那我想也没什么可怕的。”
就是...他吗?赵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煮了泡面——顺便也给诸葛亮煮了一碗。
“夜宵。”
“忙不开。”
“张嘴,啊——”
......
[前辈,亮又轰开你家防护了。]
[嗯知道,写程序呢。]
[上次给了子龙两梭子的不会又是你们那红毛吧。]
[韩信?那他八成放水,不然你看到的估计是尸体。]
[这叫什么。]
[良以为是惺惺相惜。]
......
第二天诸葛亮抱着被子晃晃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赵云已经出去了。
噗嗤,虽然知道是工作使然但诸葛亮还是想笑,那个昨天一路把他往床上赶的家伙睡的比自己都少。
桌上放了牛奶和面包,前者因为时间的原因已经有些回凉,赵云还很贴心的留了张便签。
[估计你也起不来,牛奶记得自己热热。]
知道了知道了,诸葛亮对着便签吐吐舌头,老妈子。
啃面包的工夫诸葛亮接了个电话,私人手机。很少有人给他打电话,知道这个号码的也没几个。
诸葛亮瞅了一眼备注。
[万年老二娘娘腔纵火狂]
“喂周老二?”
“cnm。”周瑜在电话对面竖了个中指[虽然他知道对方也看不见],“第一了不起死了哦。”
“是啊可了不起,可惜某些人一辈子也没尝过第一的滋味。”
“诸葛村夫你!”
“所以呢,”诸葛亮喝口牛奶,“你大老远的打电话来有事?”
“嗯。”周瑜清了清嗓子,“前些日子在网路黑市上看了看,有人在求[智谋]的坐标。”
“哦?”诸葛亮吐出一个变了调的字眼,“亮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谁那么不开眼?”
“那就不是瑜关心的事情了,瑜只是偶然看见而已。”周瑜不屑的冷笑,“遵纪守法?要是让五角大楼那群人知道曾经的精英骨干如今成了对立面该有多伤心。”
“谬赞。”诸葛亮打开电脑,在加密网路环境下接收了周瑜发来的网站,“最近不怎么看见你,出差呢?”
“是啊,瑜不是某些人,家里蹲。”
“你说啥风太大听不清挂了。”
“喂!”
损了一波同窗的诸葛亮心情大好的放下手机点开网站,是个地下知名的黑市网站,诸葛亮很容易就寻到周瑜所说的那个悬赏。
呵,好家伙。诸葛亮点了点悬赏金后的零位,不自觉咂咂嘴。“亮倒还真是值钱...”
他往下拉动界面,悬赏人隐了ID——这对诸葛亮来说不是难事。插入U盘,进度条拖沓着读满百分之百,诸葛亮接着熟练打入几排代码,被隐藏的文字跳动着浮上显示屏。
“ZT...LOPE...?”看到英文时诸葛亮歪了歪头,他不记得什么时候惹过对方。不过看样子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组织,他诸葛亮游走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过。
默念几遍,总觉得那么不对味。
为什么呢...诸葛亮胡思乱想着照常点开蜀汉被他玩了不知多少次的系统,这里记录了组织每一笔买卖的全过程。
最新一笔。
[和 ZTLOPE]
[龙]
......
“好,明白了。”赵云挂断电话,偏过视角望向车窗外。
30s
赵云推开车门。
25s
“在下名龙,很高兴与您见面。”
20s
“哈,小本生意,讨价还价用不着。”
15s
“自然好说,所有款项将在在下安全离开此地后如数支付。”
10s
“恕在下驽钝难以言辞委婉,只是您的手下...不怎么安分?”
9s
赵云维持着处变不惊的神态,实则心里还是有些惊动。
对方这架势,是想让他把命搁这儿吗?
8s
“嗞——嗞—嘀——”
“听得见吗?”
7s
“孔明?”
6s
“是我,”那边显然长出了口气,接着便是连珠炮一般的言语“听着对面应该是找我结果找上了你接下来我数三秒你往左手边跑。”
5s
“知道了吗。”
4s
男人扶正了被入侵频道的耳麦。
“了解。”
3s
2s
1s

子弹密集的倾泻,赵云压低帽檐,一个滚翻躲到半截断垣之后。要说这墙也是结实,赵云暗暗庆幸,转而有些忧虑,自个儿全身上下只有一把伯莱塔还算是个狠角儿,但对付现下这种情况...
引擎的轰鸣恰巧在这时成了插曲,黑色路虎很好的将子弹隔离在外,只留下深深浅浅的弹痕。
“车门没锁!”诸葛亮在耳麦里大喊。
车席卷过赵云身边时后者顺势反手拉开车门,以生平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跳进车内反锁住。
“真没想到你还会开车?”
“废话,坐稳了。”
诸葛亮转过方向盘,车在原地打了个转,发出刺耳的刮地声。“当初读大学考的驾照,你应该庆幸亮还未手生。”托这加固车身的福好歹是逃出了包围圈,“伤的重不重。”诸葛亮头也不回,“不重的话就去交差吧。”
“那云会被主公念叨死的,”赵云仰面瘫倒在车座上,“不过...也说不定...”
“那不是要紧的物资,”肯定的语气,“刘备...对他来说你比较重要。”
“是。”
半晌没了声音,诸葛亮只当是赵云在假寐——然而耳边一丛热气让他险些踩狠了油门。
“那么对你来说呢?”
“亮现在就可以把脚挪到刹车上让你人头分家。”
“凶残。”赵云时常木讷的脸上裂出一丝笑容,显然是没把诸葛亮那句半威胁的话放在心上。
“云很期待。”
“期待什么?”



















“不,没什么。”

 
 

【王者荣耀/双亮】

脑洞产物,短小不精悍
我克制不住吸亮的欲望啊啊啊啊啊啊啊
双亮,绝代智谋vs黄金分割率
顺便随便谁都好请来找这个气不正的孤寡老师玩
我想要一只同体r,哀嚎
双亮车正在国道上,所以怕是一辈子也开不完
——
“来了。”
与以往钥匙碰撞锁眼的脆音不同,这次智谋只听得叩门闷声响起三次。长短不均,智谋想,不像他的作风。
拉开门扉,智谋刚松了略重的门把手,下一刻分割率轻飘飘的身体便直直坠进他怀里。
这着实使智谋止如深潭的心颤了一下。
“孔明你?”话音刚落他就嗅到一丝罕见的气味,酒精的酸涩,“你喝酒了?”
“嗯...”分割率倒也爽快承认了,“学生家长请客,没法推辞。”虽只是一小杯,但这对一颗向来滴酒不沾的大脑来说也够有罪受。分割率小幅度的晃晃脑袋试图理出些清明的思绪,但后者很快又被些微醉意淹没。酒精带来的高热让他很不舒服,下意识的向体温偏凉的智谋更靠近些许。
“......”面前这个人很少展露出这样一面,智谋抬手轻轻抚摸着分割率脑后杂乱的发,这个角度使他轻松就能看见棕发以下白皙好看的脖颈,此时因为酒的缘故而带了少许粉色。
“唔...你干什么?!”微热的皮肤被更加温暖的唇包住,接着犬齿啃咬,细细密密的酥麻感逼的分割率打了个颤,大脑一刹那回了神,语气都带了质问。
“打个标记而已。”智谋与他一般无二的声线这时自然比他清冽的多,在分割率耳边悠悠飘荡着,“这副模样莫不是被他们看了去?真让亮嫉妒。”话语中的揶揄拍打在分割率耳鼓膜上,于是掩藏在发间的耳朵又染上了层艳红。
“没,没有...”
“怎么办呢?”智谋却像没听见似的自顾自言语,“看来只这一枚是不够的。”手掌覆上分割率的后颈,智谋晶蓝的眸子里充盈着玩味笑意,和分割率听及此抬头,蓝色更深的眼中一闪而过的惶惑。
“那就,取悦亮吧,亮的好老师。”
——
“老师,你脖子这里怎么了?”
明黄制服的青年闻言,不动声色向上提了提衬衫衣领。
“没怎么,蚊子。”
“看黑板,别看我。”

 
 

【王者荣耀相关/政良】

试图摸鱼,结尾莫名其妙。如果有人想看车的话我把手里还有点文和车弄了就写。
CP政良,对你没看错,嬴政vs张良。
被博浪沙梗迷醉到的结果。
农药人设。
OOC算我的。
各种弃权。
与真实历史无关。(大概吧)
顺便评论求这对该叫什么组xxx
——
“回,回陛下的话,行刺之人尚未寻到...”
话音方落,殿堂上竹木崩裂声兀的响起,那臣子哪敢犹豫,当即抖着嘴唇跪地。
“是臣愚昧,陛下开恩呐!...”
良久不闻声动,他小心翼翼抬眼,恰碰着御座上玄黑衣袍之人半瞌的眸子。
这对属于始皇帝的眼眸是异于普通人的鎏金色,这时微微转动着将光彩尽数收回眼底,仅留下眼角微眯起,裹挟着心底不为人知的思绪。
大殿里的空气宛如凝了实体,压抑的透不过气。断为两段的签子被握在手里,喉结上下滚动次,视线略过地上伏趴的臣移至殿门外,嬴政勾起个意味不明的唇角弧度,竹签复置于桌上,顺道展平袖上褶皱。
“罢了,草野小民而已。”袖下指肚反复摩挲着枚方形石块,嬴政起身,转身欲走向屏障后,“以及,”将触及幕帘的手顿了顿,“朕要事在身。若非紧急之事,扰朕者...”身后剑影一闪。
“杀。”
——
那枚石,当然,现在仍在嬴政手里,经过不知几数次触摸,表面已有圆润之意。
没人知道这块石料来自哪里,也没人知道上面竟还刻了字。
嬴政遣散了寝宫内外侍卫仆人,步走声打破了内部的寂静。但他只是站在那里,像是等着什么。
“陛下为何不肯多迈一步。”
声音来自里间,距离的打扰也不能掩盖说话人声音的清冽。于是嬴政嘴角弧度不自觉的扩展,快步走近,扣住对方细瘦的腕子。
“敢向朕提问,你倒是第一个。”手上用力,不消片刻这片脆弱的地方便留下团暧昧的红,“勇气令人倾佩,张良。”
对于嬴政知道他身份这点张良从未表现出惊奇神色,哪怕他正被软禁在这里。面前这个男人可怕如何,张良也清除的很。“谢陛下美辞。”多亏了他嬴政刁钻的施力,张良晃了晃手腕便知脱开的几率几乎为零,“放着弑君罪人不杀,被您那些臣子知道,岂不是有碍颜面?”
张良仍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将所有情绪都埋在心里——嬴政讨厌他这样子。
讨厌,所以要毁掉。
“他们不会知道的。”斩钉截铁的语气。钳着张良手腕的手上移,转而牵住指尖。
“除非你逃,但在朕手下你真的逃的出半步吗?嗯子房先生?”略苍白的指肚被覆上温热的唇,末了不忘舌尖轻舔下,【先生】二字都不自觉带了点上扬的讽刺。
“呵。”不自然的触感使张良条件反射的振了振指节,语气中渐渐也夹杂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张良微抬头,卷起的发遮住了部分表情,看不真切,只有镜片遮裆下那双灵动的蓝眸,不偏不倚正面顶撞上嬴政的金眸。
“来日方长......”

 
 

【王者荣耀相关/CP看tag】无题

玻璃渣子。
梗源网路。
各种弃权。
OOC算我的。
tag表不明显的立场。CP以外其他自由心征。
——
“夏秋之交,天气变化无常,前些日子还凉爽,转眼到今天又热回原状。记得及时更换衣物,切勿再同上次那样折腾自己。季汉这里刚下了场雨,空气很是清新,然而很快回暖的温度却使它闷热得不行,希望您那边并非如此。后山还是一如既往怡人,也是个事务杂乱之余偷闲的好去处,如果能一同前去顺便交流治国之策自是再好不过。啊,不小心又忘了您是什么人,这种事留着以后说罢。上次穿街过时又看见那个卖花的小姑娘,这回是烟紫的小花,真不错,买了一小束,真的只是一小束哦。到时您来的话一定要看看。新伤休养的还好吧?明知定位如此但仍忍不住微不足道地想关心一下,辈分在那儿呢......”

“可我不喜欢你。”

 
 
1
© 魏岷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