畊溪。  
null.

写点乱七八糟的...
如果磨葡哥的话大概会用这个设定...
弃权
——
姓名
佩德罗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梭罗,(因为太长所以)【佩德罗 梭罗】也未尝不可
性别
...开玩笑?
年龄
(看上去)26,7岁的样子
身高
177cm
生日
6/10

外貌及日常衣着
与弟弟极相似的面容,但眼较细长(略桃花眼),左眼下有一泪痣。
眸深绿色,偏墨绿那种。
笑起来有酒窝。
发色介于黑和酒红之间,后脑勺的头发更长一些,用黑色绳扎成辫子。
肤麦色,后背有倾斜走向的一道伤疤,此外大大小小的伤疤。
平日以军装为主。
格子衬衫也很喜欢。
脖颈挂护目镜(偶尔会推到头顶)和一小十字架。
有点高跟军靴的小私心,嘘不要问为什么。

武器
近身以腰间西洋剑为主,远身使用各种枪械。

性格
散漫,喜欢自由自在,偶尔慢性子到让人捉急。
血液里有穷开心因子。
葡式浪漫。
撩完就跑。(smg)
陌生人群装逼症候群。
乐观里参杂着悲观的奇妙混合体,不过大体是即便穷死也能靠着乐天派的性质活过来的一类。
对于自己坚持的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屈服,是甚至拔刀相向也不愿放弃的人。
(兄弟的迷之共通点)
骨子里的骄傲,触到底线会被狠狠报复。
说话会纠结很久措辞,所以比较慢。

对别人
和安东尼奥经常互掐,互损也有。
对亚瑟属于[想抽他一巴掌又不忍心]的态度。
私心还是有点(想)宠王濠镜的。

别的乱七八糟
厨艺不错。
法朵是正义。
喜欢在海边晒太阳(如果有漂亮的女孩子就再好不过了x),自家院子也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地方。
少女心的喜欢薰衣草。
爱喝酒,但容易喝醉,喝醉会病娇。
一定概率出现【您】的口癖。
会做出【深更半夜在阳台上弹琴】这种文[zhi]艺[zhang]的事情。
对女装不感兴趣。(重音)
曾有段时间噩梦连连。

 
 

[太阳组良心出品]讨厌,我讨厌你

西/异米
OOC注意。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我只拥有脑洞。
——
“我跟你说,”Allen把头凑到架设在三脚架上的DV镜头前。
“我跟你说,Antonio是世界上最蠢的人。”
“真的,Andrew没法跟他比。”
红发小伙冲镜头眨眨眼,透过反光他隐约看见身后有人走过来。
“你在干什么?”Antonio好奇的凑过来,“录视频?”
“Yep.”Allen转身抱臂,正好挡住镜头,“跟老头子打赌输了。”
Antonio知道他指的是Oliver,另一个英/国,“打赌?赌什么?”
“赌Arthur会不会吃他的杯糕。”Allen翻了翻白眼,鬼知道Art是不是脑筋抽了竟然敢吃。
“......”
“然后Oli逼老子录视频,还说什么‘随便说说就好啦Oli很大度的’,切。”
“所以俺很好奇你说了什么。”
“我说你蠢。”Allen直言不讳。
“?”
“别用那种眼神看老子,显得你更蠢。”Allen动了动脖子,“你说你一天到晚除了番茄就是罗维诺罗维诺怎么怎么样,老子真不敢相信当初是你们兄弟俩第一个找上门来的。”
“总之你就是蠢,老子讨厌你。”Allen闭着眼睛说着。
“呼说完了,舒坦...Shit你靠这么近干嘛?”Antonio的呼吸很近,他睁开眼,正好和对面那家伙鼻尖碰鼻尖。
“看来Jones小朋友对俺误会很大呢...”
“哈?那是事...唔...”
绵长的一吻,西/班/牙的吻技好的令人生厌却又欲罢不能,Allen发狠的咬破了Antonio的嘴唇,对方吃痛结束了这个吻,嘴唇上鲜艳的红使Antonio看上去分外性感。
“嘶...没事儿,”Antonio笑嘻嘻的轻拽住Allen的领带,另一只手覆盖住DV的镜头。
“反正...有的是时间解除这个误会。”
——
后来。
Oliver:Well他们不知道把DV关了吗。[默然]

 
5 
 

[太阳组良心出品]早起发现枕头旁边多了只魔王大人01

是之前那辆车的所谓前传。
轻松扯淡向大概。
国西/魔玉米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我只拥有脑洞。
——
[最后那句话我是不信的]
大家好,俺是Antonio·名字太长不予显示,俺可以对着菜园子里的番茄发誓俺的起床方式没有问题。

[你走错了这不是进●的巨人片场]
“所以这是什么。”西/班/牙拎着那坨?在自己枕头旁边发现的不明人形物走到窗户边。
“你等一下我是活的!”
明显被吓到的Antonio手一抖,真的扔下去了。
“Fuxk!”
事后事故的另一当事人回忆起被巨人[bushi]支配的恐惧。
“支配个汉堡噢。”Alfred揉揉鼻子,“他家满共就一层楼。”

[傻了吧这里是地球]
Alfred就是那坨不明人形物,还长翅膀呢。
“我是从魔界来的魔王大人,怕了吧?!”小Alfred扇呼着迷你翅膀,语气很是骄傲。
“...噢。”Antonio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
“愚蠢的人类你竟然不怕!?”
“俺是国家。”
“国家是什么?”
被面前这个黑皮用一种关爱烂番茄的眼神注视的Alfred很不爽。

[耿直country]
“我真的是恶魔!只是一个不小心掉到人界了而已!”
“您可真不小心。”
“你难道不信吗?”
“......”实不相瞒,不信。

[所以快还给俺啦俺会失眠的]
“你要是做点什么说不定俺就信了。”
“好吧好吧。”
接着Antonio便目睹了自己的番茄红抱枕不翼而飞的全过程。
“信不信?”
“...信...”

 
3 
 

[黑塔利亚相关][十革 冷战]一个没什么料的小短篇

失踪人口假装回归。写点小东西。流水账文风注意。
十革组,这么好吃的一对竟然没人吃好气噢。
沙苏沙苏沙苏。
可能混有冷战,是现露/现米噢⊙▽⊙是的这是个三兄弟始终并存的设定。
伪ABO。
其实这两对一起吃还挺带感的不是吗(๑>ڡ<)☆
各个人物之间的关系让我软化了我的锅,请各位高抬贵手,拒绝任何形式的撕逼。
弃权声明:人物形象属于本家和私设。
——
伊利亚是扶着腰走进会议室的。
“噢天呐...”伊万托着下巴啧啧有声,“斯捷潘真不是人...”
伊利亚在自家宝贝弟弟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他扶了扶有些歪斜的军帽,在那块写有[CCCP]的名牌所对应的深黑色椅子上坐下。
“你可别说我,万尼亚。”布拉金斯基们最不缺的就是互相斗嘴,“那么你呢?身为你哥同时又是你上司的我绝对不同意你和那个美/国/佬搅在一起。”
“你已经默认了,亲爱的哥哥。”伊万不再多言,因为他看到会议室的门被推开,接着阿尔弗雷德张扬的金发闪过伊利亚的视野。
他偏过头厌恶的皱眉。真好,伊利亚心想,等自己把事情都扔给伊万之后就不必和阿尔弗雷德见面就打了,自己都嫌累。
“哟两只熊?难得啊难得。”阿尔弗雷德大大咧咧的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
“废话少说,”伊利亚瞥了他一眼,会议室里不流通的空气让他只想碎觉。不好这一点也不苏/维/埃,要是斯捷潘那家伙知道斯/拉/夫/人竟然会在开会的时候打瞌睡估计会笑岔气。
“赶紧要说的都说完,我要回家安静养老去了。”伊利亚换了个舒坦坐姿,顺便转移一下腰部的酸痛感。
“养老这个词倒是挺适合你的。”美/国/人总是爱损他的死对头,阿尔弗雷德抽了抽鼻子,“My God...那老贵族是有多不放心你和两个Alpha待在一起?英雄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伊利亚不可置否的耸耸肩,他也不是闻不到身上明显不属于自己的一种不知名的金属气味。
沙/俄老男人的独占欲真是可怕的要死啊要死。
“所以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工作,而不是唠嗑。”伊万顺手捂住阿尔弗雷德日常聒噪的嘴——用抽耳刮子的那种手势。
“我#&#u#hdja放开@gshsjf!!!”
伊利亚:...是亲弟弟啊。[tea]
——
最终伊利亚还是从那个鸡飞狗跳[仅限于另外两位]的三人会议里顺利脱身。
不然再在那儿待一会儿他感觉他的肺会被气炸,各种意义上的。
伊利亚踏进家门的时候差点没想感叹家门不幸。
弟弟跟着宿敌跑了[好像哪里不对]不说,家里还有一个大龄儿童等着自己收拾,还是各种意义上的。
“斯捷潘你住手那是我最后一点茶!”
被喝止的男人挑挑眉,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斯捷潘慢条斯理的倒空了茶叶罐子,金属制的器皿在玻璃架上碰撞出清脆的声音。
“那又怎么样呢,伊廖沙?”雕花的水壶倾倒出细细的水流,与茶叶接触时激起反光的水花,淡淡的香味随之漫溢出来。
伊利亚深呼吸一下,快步走进去。确实不会怎么样,茶叶喝完了还可以再买。
面前这个人对于伊利亚来说已经失去一次啦,他可不想重蹈覆辙。
“你以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暴君?”伊利亚一直称呼斯捷潘为[暴君],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将会是。
“当然,我可爱的小布/尔/什/维/克。”斯捷潘笑弯了一对好看的褐金色眸子,这时伊利亚已经拉开木椅坐下,斯捷潘把那桌上唯一一只茶杯递到伊利亚面前。
“......”伊利亚深知对方的脾性。斯捷潘眼睛里微微的戏谑看的他有些莫名的不爽。伊利亚接过茶杯,微薄的嘴唇轻触杯沿。
这个时候的伊利亚在斯捷潘眼里是无害的,那对曾充满对他的仇恨的猩红双眼现在半瞌着,嘴角甚至带着些若有若无的笑容。
美好极了,斯捷潘歪着头想。
“小耀家的茶果然很棒啊。”伊利亚放下茶杯,心满意足的舔舔嘴角的茶渍。
“我想耀知道你这么说也不会特别开心的。”斯捷潘起身撩起伊利亚微长的刘海,顺势吻上那对微张的唇瓣。
伊利亚嘴里还留着茶叶苦涩又清冽的味道,和他这个人一样。斯捷潘贪婪的掠夺伊利亚口腔里让他着迷的气息,就像当年那个纵横欧/亚/大/陆的君主,留恋着每一处垂手可得的土地。
“哈...想死吗你?”伊利亚在喘息的空隙推开了斯捷潘,
Alpha冰冷的金属气息打乱了他所有的节奏,伊利亚厌恶这种感觉,却又不得不承认被斯捷潘标记之后他一只都有依赖斯捷潘的迹象。
“我不介意再被你杀一次。”斯捷潘再次俯身,鼻尖对着伊利亚的。
“反正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嗯,不着急。”

 
 
© 畊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