畊溪。  
null.

【王者荣耀相关/云亮】

先前给社长的生贺,解禁一下。
点梗是云亮军火贩子设定。
前排倒[ku]卖[li]云vs后排黑客亮,带一句话邦备,友情向亮良瑜。
西汉蜀汉敌对势力[真•黑恶势力]。
[高亮]诸葛闪闪是赵九朵云捡???回来的。
OOC算我的。
各种弃权。
现在看起来真是有够羞耻。
——
黑暗中摸索到钥匙孔已经是深更半夜,只有在这种颇需眼力的关头赵云才难能可贵的觉得自己的职业不错。钥匙旋进发出咔哒一声,赵云小心推开厚重的门,不出意外的看到客厅亮着一团莹白的光。
“这么晚。”电脑前的人不疾不徐的说着陈述句一般的问句。手上敲击键盘的动作不停,诸葛亮向餐桌的方向努了努嘴。“喏,没空做饭,泡面自己对付去。”
“好好好,”深知这祖宗心性的赵云只能无奈应下,踱步至厨房看有没有开水。天知道自从他在雨里捞回这个一头蓝发的技术宅之后就没少研究怎么服侍他——的胃。
要是被手下那帮臭小子知道了估计会被笑死。赵云想着有些好笑,直到神经扯出了剧痛才迫使他回想起来方才进入家门前发生的事情。
他妈的。赵云皱了皱眉。看来吃饭只能晚点了。
“不吃吗?”对于赵云空着手从厨房里出来诸葛亮倒是表现出一丝惊讶,“往哪儿走呢你,过来。”在赵云困惑的眼神里诸葛亮指了指一旁的医药箱。
“不愧是神机妙算的诸葛先生。”
赵云半真半假调侃着,换来诸葛亮一个大大的白眼,“衣服自己脱,难不成需要亮上剪刀?”
拆去被血染污的绷带,紧实的后背上赫然两眼焦黑的弹孔。诸葛亮用镊子挑开外翻的皮肉,眯起眼睛。“处理还算及时,伤口还没烂...嗯...”诸葛亮松了镊子,换上新的干净绷带,“你家主公倒是挺珍惜你。”
“刘备?”赵云起身拾起衣物,闻言低头看看那个兀自收拾器械的人,“得了,人指不定现在又和死对头在哪儿厮混呢。”
刘邦:阿嚏,是不是你在想孤啊大宝备?
刘备:祖宗您冷静一点,备的火铳已经架起来了。
“倒也是。”诸葛亮不意外的咂咂嘴,“刚才黑了西汉的系统,看样子你们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渡了批好货?”
“不能说有多好,主公点名要从他八百竿子打不着边的祖宗那儿捞一笔回来。”赵云尝试着往后靠,几番后作罢。“你这么折腾也不怕对面找上门。出了事云可救不了你。”
“哈?”诸葛亮还他一个充满嘲讽之力的背影,“你得相信一个斯坦福大学毕业的人跑的绝对比你们快——国际刑警都抓不住亮。”诸葛亮捏着马克杯嘬了口水,“再说,亮当真不相信电脑那头的前辈会为了这点小事来找亮算账。”
赵云记得刘备有次跟他提起那个被刘邦称作军师的人。
“那是个大人物。”刘备是这么说的,“不过既然你把诸葛留下了那我想也没什么可怕的。”
就是...他吗?赵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煮了泡面——顺便也给诸葛亮煮了一碗。
“夜宵。”
“忙不开。”
“张嘴,啊——”
......
[前辈,亮又轰开你家防护了。]
[嗯知道,写程序呢。]
[上次给了子龙两梭子的不会又是你们那红毛吧。]
[韩信?那他八成放水,不然你看到的估计是尸体。]
[这叫什么。]
[良以为是惺惺相惜。]
......
第二天诸葛亮抱着被子晃晃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赵云已经出去了。
噗嗤,虽然知道是工作使然但诸葛亮还是想笑,那个昨天一路把他往床上赶的家伙睡的比自己都少。
桌上放了牛奶和面包,前者因为时间的原因已经有些回凉,赵云还很贴心的留了张便签。
[估计你也起不来,牛奶记得自己热热。]
知道了知道了,诸葛亮对着便签吐吐舌头,老妈子。
啃面包的工夫诸葛亮接了个电话,私人手机。很少有人给他打电话,知道这个号码的也没几个。
诸葛亮瞅了一眼备注。
[万年老二娘娘腔纵火狂]
“喂周老二?”
“cnm。”周瑜在电话对面竖了个中指[虽然他知道对方也看不见],“第一了不起死了哦。”
“是啊可了不起,可惜某些人一辈子也没尝过第一的滋味。”
“诸葛村夫你!”
“所以呢,”诸葛亮喝口牛奶,“你大老远的打电话来有事?”
“嗯。”周瑜清了清嗓子,“前些日子在网路黑市上看了看,有人在求[智谋]的坐标。”
“哦?”诸葛亮吐出一个变了调的字眼,“亮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谁那么不开眼?”
“那就不是瑜关心的事情了,瑜只是偶然看见而已。”周瑜不屑的冷笑,“遵纪守法?要是让五角大楼那群人知道曾经的精英骨干如今成了对立面该有多伤心。”
“谬赞。”诸葛亮打开电脑,在加密网路环境下接收了周瑜发来的网站,“最近不怎么看见你,出差呢?”
“是啊,瑜不是某些人,家里蹲。”
“你说啥风太大听不清挂了。”
“喂!”
损了一波同窗的诸葛亮心情大好的放下手机点开网站,是个地下知名的黑市网站,诸葛亮很容易就寻到周瑜所说的那个悬赏。
呵,好家伙。诸葛亮点了点悬赏金后的零位,不自觉咂咂嘴。“亮倒还真是值钱...”
他往下拉动界面,悬赏人隐了ID——这对诸葛亮来说不是难事。插入U盘,进度条拖沓着读满百分之百,诸葛亮接着熟练打入几排代码,被隐藏的文字跳动着浮上显示屏。
“ZT...LOPE...?”看到英文时诸葛亮歪了歪头,他不记得什么时候惹过对方。不过看样子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组织,他诸葛亮游走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过。
默念几遍,总觉得那么不对味。
为什么呢...诸葛亮胡思乱想着照常点开蜀汉被他玩了不知多少次的系统,这里记录了组织每一笔买卖的全过程。
最新一笔。
[和 ZTLOPE]
[龙]
......
“好,明白了。”赵云挂断电话,偏过视角望向车窗外。
30s
赵云推开车门。
25s
“在下名龙,很高兴与您见面。”
20s
“哈,小本生意,讨价还价用不着。”
15s
“自然好说,所有款项将在在下安全离开此地后如数支付。”
10s
“恕在下驽钝难以言辞委婉,只是您的手下...不怎么安分?”
9s
赵云维持着处变不惊的神态,实则心里还是有些惊动。
对方这架势,是想让他把命搁这儿吗?
8s
“嗞——嗞—嘀——”
“听得见吗?”
7s
“孔明?”
6s
“是我,”那边显然长出了口气,接着便是连珠炮一般的言语“听着对面应该是找我结果找上了你接下来我数三秒你往左手边跑。”
5s
“知道了吗。”
4s
男人扶正了被入侵频道的耳麦。
“了解。”
3s
2s
1s

子弹密集的倾泻,赵云压低帽檐,一个滚翻躲到半截断垣之后。要说这墙也是结实,赵云暗暗庆幸,转而有些忧虑,自个儿全身上下只有一把伯莱塔还算是个狠角儿,但对付现下这种情况...
引擎的轰鸣恰巧在这时成了插曲,黑色路虎很好的将子弹隔离在外,只留下深深浅浅的弹痕。
“车门没锁!”诸葛亮在耳麦里大喊。
车席卷过赵云身边时后者顺势反手拉开车门,以生平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跳进车内反锁住。
“真没想到你还会开车?”
“废话,坐稳了。”
诸葛亮转过方向盘,车在原地打了个转,发出刺耳的刮地声。“当初读大学考的驾照,你应该庆幸亮还未手生。”托这加固车身的福好歹是逃出了包围圈,“伤的重不重。”诸葛亮头也不回,“不重的话就去交差吧。”
“那云会被主公念叨死的,”赵云仰面瘫倒在车座上,“不过...也说不定...”
“那不是要紧的物资,”肯定的语气,“刘备...对他来说你比较重要。”
“是。”
半晌没了声音,诸葛亮只当是赵云在假寐——然而耳边一丛热气让他险些踩狠了油门。
“那么对你来说呢?”
“亮现在就可以把脚挪到刹车上让你人头分家。”
“凶残。”赵云时常木讷的脸上裂出一丝笑容,显然是没把诸葛亮那句半威胁的话放在心上。
“云很期待。”
“期待什么?”



















“不,没什么。”

 
 

【王者荣耀相关/铠白】没题目嗯

给北极圈CP添砖加瓦。
梗来自之前和两个旁友的开房(。)三打五。
CP铠白,就结尾一丢丢CP向。
流水账。
OOC算我的。
各种弃权。
*一个老狄继续求专白/你丫烦不烦
这篇完了就长弧。
——
峡谷今天的天气真不错,甄姬一边在中路清着兵线一边想,阿宓也要试着开心起来。
然而很快就被信号打破。
[李白:请求支援!]
果然三打五还是有些力不从心。李白视线在信号旋转的CD上停留了一瞬,左手并起两指划过青莲剑的剑脊,就地画下神来之笔,抵住来势汹汹的敌人。
既然选择了上路就必然面对电脑2-1-2中那个2,李白咬了咬泛白的唇。被迫远离野区的他难以刷出青莲剑歌,挥起优美弧度的剑只能在一二技能上徘徊。
他抬头看了一眼见底的血条。
中路的甄姬姑娘,自己自然是不能让她冒这个险——那么只剩下下路那位。
走下路之人李白认识,在他被分到守卫长城的任务之后就没少和这人打过照面。
铠,那个神秘的男人。李白对他的认识也仅仅停留在[剑术不错]和[人有些冷啊]之间。
于是李白跃起第三次将进酒,闪回高地塔之前他看到墨子的机关重炮对准了自己。
[墨子 击杀 李白]
眼前变成灰暗的同时李白调出聊天页面(他挺喜欢这个死后还能交流的设定),这时一条新的信号蹦了出来。
[铠:等等我,马上到。]
“嗨兄弟,”李白颇无奈的躺在原地,“你这有点晚啊。”
“抱歉。”寡言少语向来是铠的特点,也在李白的意料之内。
一手在显示屏上敲击,铠抬起另一手接住飞回的锋刃,收走一波兵线。这一路的敌人还有二十多秒复活,加上赶过来的时间...铠握起刃柄,在上路高地塔打了个注意的标识。
“来了。”
从下路赶往上路需要多久。
可以很长,铠调整视野,上路高地看来是保不住了。
可以很短,尚未等敌人反应过来,铠已是手中刀刃抛出,在人堆中跳跃几次发出金属碰撞的脆响。同时铠向前的动作不变,飞回的刃带来的后坐力也无法阻止他二次突进弹飞对手,径直将敌人推入残血的高地塔,一套连击收割人头。
铠暗暗叹了口气。这时系统又提示下路高地正在受到攻击。
铠捶捶后脖颈,略有放松的手复又攥紧。
“大河之剑,天上来!”
因为隔了段距离而变轻但确确实实存在的声音传入脑海,带了点嚣张恣意和豪迈畅快。
“算是报了你的施救之恩吧。”李白不再看那二杀的提示,与铠交换位置而在中路相遇时他这么说,“不然李某心里都觉别扭。”
“不必,”铠目光直视前方,只在经过李白身边时偏了偏头,“报答方式,有的是。”
步伐仍不停,李白抬手摸了摸脸。
刚才这家伙是亲了自己吧,是吧是吧。
***
甄姬:呵呵,死给。

 
 

【王者荣耀相关/白狄】三次狄仁杰和李白相遇,一次是假的

说着躺尸然而又来嘚吧嘚的我。
一篇脑洞流水账文,有参考背景故事[出入有]。CP白狄。说不清是糖还是玻璃渣。
全程视角转换,包括路人第一视角和上帝视角。
大唐line花式打酱油。
自称统一为【我】。
*借文前排扩个专白,陪混群CP的那种。这儿新磨皮气儿不正,同样进度的最好。你留我戳。*
OOC算我的。
各种弃权。
宝贝儿们求红心蓝手啊嘤。
——
他和他,我见过最迥异的两个极端。
我非谁,只是长安城不起眼巷口的一普通说书人。我有自己的说书馆,虽不大,但也免了扫地出门的风险。先前这里不安稳,偶有偷盗事件发生,接受询问也是变相的家常便饭。一来二去,倒也和那个姓狄的治安官混熟了——虽然他不是个爱主动联络感情的人,反倒是身边那长了大耳朵的魔种偶尔偷闲来坐坐。
“呦元芳啊?来来坐这儿。”边说着我边推给他一盘糖糕,“狄先生放你假了?”
“唉,别提了。”他捻起一块糕,闻言晃晃耳朵,“还要帮他收集情报,哼,狄扒皮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
我早就听这小鬼抱怨了不止一次工资的事,可惜同样低薪阶层,这时只能拍拍他的小脑袋以示安慰。
“不过狄大人也真是忙。”李元芳继续咂吧着糕点,“这次把我支走,估计又是去处理老问题。”
“老问题?”职业敏感使我转身拿起茶壶续上茶水,“莫不是...那剑仙又犯了事儿?”
“正是,难为你在这处小地方设馆,听不及风声。”
“那...说来听听?”
“嗨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行吧,我也是道听途说,不能全信噢...”
***
狄仁杰和李白第一次交锋是在大牢里。
长安城在女帝武则天的开明治理下虽不能说完全和平,但也少有特大案件发生——这一切都被那个叫李白的曳剑人打破。
李白似天生就为颠覆规矩而存在的人,至少那张俊秀面庞上毫无畏惧权威之色。那日他饮的酩酊大醉,握起剑柄凌空甩了个剑花,竟是在朱雀门上刻下字行,随即大笑着离去。在场旁观人众多,却无一人敢阻拦——谁又知晓青年醉意朦胧的眼珠下是否还藏着丝清明的杀气。
此事自是惊动了掌权者,女帝下令将寻事者逮捕归案,承下此令的便是狄仁杰。
“欲上青天揽明月”吗...好,真好。
关于李白的去处狄仁杰想的很清楚:如他李白这样诗为朋酒作友的人,人多但非权贵的酒楼再合适不过。至于避人耳目,李白敢在众目睽睽下行事,自然也不怕他人眼色。
如他所说,逮捕令最后在酒楼最角落被拍在桌上。
“以陛下的名义,你被捕了。”治安官抱臂看着笼罩在阴影下的剑仙。
在狄仁杰的预想中,李白当然不会做出跪地求饶这种有辱人格的事,至多只会是眼底一丝慌乱——但他错了。狄仁杰看不清李白模糊下的表情,只见他抬头,水蓝的眸波澜不兴。
李白薄唇微动,喧响环境中不带半分醉意的声音结结实实敲打在耳鼓膜上。
“抓我?你还嫩了点。”
“你!”饶是狄仁杰多年工作早已宠辱不惊的心这时也狠狠震颤了一下。他深呼吸下平复瞬间暴躁的心情,背过身挥挥手。“带回去。”
人一生中总会碰见个人给自己带来意外惊喜。狄仁杰想。李白大概就是他命中这么个人。
可惜只有惊没有喜。
大牢里,两人之间隔了道铁栅门。狄仁杰不发一语,反倒是李白环视幽暗的牢房,半晌悠悠开口。
“你会放了我的,狄大人。”
“你认识我?”事后狄仁杰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忽略了第一个问题而自动跳到第二个。
“当然,”李白微笑的表情无辜极了,“皇上最忠实的走狗,谁不知道呢?”
混迹官场这些日子对自己的负面呼声狄仁杰也没少听,听及此只是皱皱眉,哂笑声,“陈年往事又何必再提。比起这个我倒是挺好奇你哪来的自信。”
“哈,不才不才。”这个无辜的笑容越来越像不要脸转变,“那剑刻,皇上应是见了?”
“是又怎么样。”
“如此甚好,”李白竖起三根细瘦的指,“信我吗,治安官?”
“三日之内,我李白必将从这牢房中全身而退。”
被他说中了。狄仁杰攥紧手中的批文。
牢狱的门是他亲手开的。那人悠然离开前暼了他一眼,带了些挑衅和愉悦。
女帝爱才,这点狄仁杰明白的很。他也是因推算的智慧而被看重以至于走到今天。但即便想到这里,心头总有团无名火燃的正旺,似乎不将人绳之以法就不罢休。
狄怀英啊狄怀英,你究竟是怎么了。狄仁杰好笑的敲敲自己脑袋。返身回了办公处。
***
第二次,狄仁杰没有见到李白。
消息封锁的很死,他只知道大唐的铁骑踏破了西域,而那里,是李白的故乡。
再有便是李白二入长安城,只身面对女皇武则天。
后来发生了什么狄仁杰不清楚,也不忍心弄清楚。
对于唐的举动狄仁杰向来持中立态度,但同时他好像不太怨愤这个时不时给他找点小麻烦的人了。生育之地不再,感受终究是不太好吧...
此后是长时间的沉寂,久到狄仁杰以为自己可以忘了李白,但每每关于这个人的行踪报告呈上来,他都不免挂上冷笑。
“下一次回归...难以估量。”
***
第三次,狄仁杰不得不感叹一个人的态度竟然会变化的如此快。
“你不是不屑给大唐做事吗?”他站在狄府大门前,好笑的看着一袭风尘的李白。
“啊啊...我只是懒得当官而已。”李白叼着他标志性的草茎,双臂曲起置于脑后,颇随性的样子,“再说,我不能让第二个家再受同样的苦,对吧?”
“你没少给第二个家添乱,”狄仁杰笃定重复了句,“说不过你。长城那地方可不是想待就能待的。”
“生活多些挑战也不错。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李白打着哈哈,“墨守成规的偶尔也要考虑一下改变。”
狄仁杰知道他在说自己。“我就没有那么恣意洒脱了。”他抬头看看天,“时候不早,该出发了。”
“怎么,多年交情你不送送我?”
“呵,公务缠身恕不远送。”
“没劲。”
***
“之后呢之后呢?”
“之后...”
“之后就如你所知道的,他在长城守卫,我继续我的工作。”
不属于方才谈话的第三个声音插了进来,我微愣,对面的李元芳却是整个人抖了一下。
“狄...狄大人...”
狄仁杰只是点了点头,拉来条长凳坐下。
“反正也不是什么机密,说了便说了吧。”他顿了顿,“还有回去记得来领工资。”这句显然是对一直战战兢兢的李元芳说的。
“好的狄大人!”
“嗯,先回去吧。”
送走了李元芳,我回头,发现狄仁杰还坐在那里。
“先生不回去?”
“不急,”他摩挲着手里一直捏着的阴阳鱼雕刻,“方先生还有什么话想问?”
不愧是神探。我暗自感叹一句。
“那么,您喜欢他吗?”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他并无愣神状,只是将雕刻装回衣兜。
晴空正好。
***
“我尊敬他。”
end.

 
 

【王者荣耀相关/备邦】一个备邦的车轮子

又到了把我【不知为何一定要】珍藏的老梗拿出来写的时候。
2k字左右的小抽文,CP备邦,几句话信云〔就不打CPtag了〕。
白嫖这么久试图交党费。
自称统一为【我】。
意念 @自家祖宗。觉着被看到会被打。
擦边球擦边球,急刹车急刹车。
S☆M有。轻微。当然这话我是不信的。
很烂尾。
ooc算我的。
各种弃权。
以及写完这个我大概就开学了所以继续躺尸。/ntm
——
链接走渣浪
https://m.weibo.cn/6227584139/4141033271484565
手机党不方便的话看评论。
祝食用愉快。

 
 

王者荣耀里一些无关紧要的常识

mark

泯汀:

※常识,常识,常识。重说三


※兴趣使然,不完整,比较乱,想到就更


※有错欢迎指正,也欢迎补充


1.「将进酒,杯莫停」、「但愿长醉不复醒」、「大河之剑天上来」(原句「黄河之水天上来」)出自李白《将进酒》


2.「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出自李白《侠客行》。历史上的李白也确实爱耍剑
【感谢 @@Reina三寒四温 补充:《庄子·说剑》中有「臣之剑,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


3.扁鹊的「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出自莎士比亚《哈姆雷特》原句「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4.庄周的「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出自《庄子·齐物论》


5.诸葛亮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出自《史记·高祖本纪》。原句「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是刘邦对张良的评价


6.「国士无双」出自《史记·淮阴侯列传》。原句「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是萧何对韩信的评价


7.狄仁杰是唐朝人,李元芳是明朝人,放在一起大概是由于《神探狄仁杰》(也就是「元芳你怎么看」梗出处的电视剧)的缘故?


【感谢 @@Rast.無名者  @@淮叶 指正:游戏中元芳人设应该是直接参考《神探狄仁杰》中角色,与历史人物无关】


8.张良的「我思故我在」是笛卡尔的哲学命题


9.诸葛亮姓诸葛,夏侯惇姓夏侯,不知火舞姓不知火


10.庄子姓庄名周,墨子姓墨名翟。天知道这个游戏怎么起名的


【感谢 @@名字什么的都是浮云 指正:一说墨子姓翟,墨是指当时平民所穿的衣服的颜色,代表墨家的风格,后代以墨家这一学派,而古代并没有墨这一姓,只有翟姓】


11.孙膑在背景故事中失去双腿,而历史上是被施以膑刑(砍去膝盖骨及以下部分)因此被称作孙膑(一说本名孙伯灵)
【感谢 @@孙膑 指正:伯灵为孙膑的号,其本名不祥】


12.张飞的「心有猛虎」原句「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是余光中对西格夫里·萨松的《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中「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一句的翻译


13.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出自项羽《垓下歌》


14.李白皮肤范海辛出自电影《范·海辛》。片中主角范·海辛作为一名怪物猎人受托杀死德古拉伯爵


15.狐白「醉里挑灯看剑」出自辛弃疾《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16.马可波罗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出自高晓松作词作曲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原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一说在歌曲之前的高晓松的文章中已有此句)


17.成吉思汗的「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出自尼采《善恶的彼岸》


18.太乙真人的「碧藕为骨,荷叶为衣,辅以三昧真火」出自《西游记》第83回,原文「佛慧眼一看,知是哪吒之魂,即将碧藕为骨,荷叶为衣,念动起死回生真言,哪吒遂得了性命」
【存疑:封神中太乙真人是哪吒师父,然而西游记这里似乎并不是这么说的orz


19.凤白的「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出自司马相如《凤求凰》


20.【感谢 @@Emerald 补充】安琪拉的「知识就是力量」出自培根的《培根论人生》


21.【感谢 @@Emerald 补充】狐白的「一剑霜寒十四州」出自贯休的《献钱尚父》中「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22.武则天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出自《诗经·小雅·北山》


23.甄姬的「若轻云之蔽月,如流风之回雪」出自曹植《洛神赋》。原句「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24.【感谢 @@-Hanayagi- 指正】甄姬在游戏中自称「阿宓(fú)」,这一称呼出自曹植《洛神赋》「斯水之神,名曰宓妃」。宓妃通常指甄姬,但也有洛神赋并非为甄姬作一说


25.项羽的「我命由我」出自葛洪《抱朴子内篇》「我命由我不由天,还丹成金亿万年」


26.王昭君凤凰于飞的「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出自《诗经·大雅·卷阿》


27.王昭君凤凰于飞的「身作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出自李商隐《无题》原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28.凤凰于飞一词出自《诗经·大雅·卷阿》「凤皇于飞,翙翙其羽」。另外《史记·田敬仲完世家》中有「是谓凤皇于蜚,和鸣锵锵」


29.嬴政的「帝王一怒,血流千里」出自《战国策》(《唐雎不辱使命》)。原文「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30.孙膑的「我在寻找一个迷路的人」指的是田忌。历史上孙膑辅佐大将田忌,著名的围魏救赵、田忌赛马都与孙膑有关


31.张良在游戏设定中聪明却不懂得世俗的为人处世之道,但历史上的张良是个双商都非常高的人


32.春风吹又生并没有下半句,想不到不是因为你被农药毒害…原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出自白居易的《赋得古原草送别》


33.刘备对诸葛亮的称呼并不是亮亮,是小亮亮(见刘备背景故事)


34.【感谢 @@陸诚 补充】杨戬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出自北岛的《回答》


35.刘邦在背景故事中,于阴阳家的膜拜仪式上用剑斩断了真容为蛇的统治者,而历史上有刘邦醉后剑斩白蛇的故事(见《史记·高祖本纪》)


36.【感谢 @@长明焰 补充】龙信的「龙战于野」出自《周易·坤》原句「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37.【感谢 @@Emerald 补充】刘邦的「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是丘吉尔的名言,一说最早出自本杰明·迪斯雷利


38.游戏中庄周语音「死亡,美妙的长眠,值得高歌一曲」,而《庄子·至乐》中有庄周在妻子死后鼓盆而歌的故事,原文「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


39.【感谢@@脏园子 补充】昭君的「凛冬已至」改编自《冰与火之歌》原句「Winter is coming.(凛冬将至)」


40.刘邦语音「能群殴,何必单挑」,历史上有项羽临广武涧上要求与刘邦单挑,而刘邦历数项羽十罪并拒绝的故事,见《史记·高祖本纪》「汉王数项羽曰:“……,吾以义兵从诸侯诛残贼,使刑馀罪人击杀项羽,何苦乃与公挑战!”」


41.【感谢 @@孙膑 补充】稷下学院在历史上确实存在,古称稷下学宫,是战国时期高等学府


42.【感谢 @@风樯遥度 补充】嬴政的「天上天下,惟朕独尊」原句「天上天下,惟我独尊」是释迦牟尼所说的话,见《大唐西域记》


43.韩信的技能名「背水一战」,背水一战是历史上韩信指挥的一场著名战役,今天背水一战也比喻与敌人决一死战


44.韩信的背景故事中提到「当年轻的霸者举起长刀羞辱自己,他选择了从对方的胯下钻过去」,历史上韩信曾受胯下之辱


45.庄周的背景故事中提到「曾经有国君因这能力而聘请我,但我并不愿成为供奉在祭坛的牛,披着锦绣被送到供桌上」,《庄子·秋水》(《庄子钓于濮水》)中有庄子拒绝楚王派来使者的邀请、宁愿像龟一样「曳尾于涂中」的故事


46.张良、诸葛亮、周瑜、孙膑都可以称作军师


47.背景故事中,高渐离利用荆轲(阿珂)刺秦失败后后悔,从此与荆轲踏上新的旅途。历史上荆轲与高渐离是好友,荆轲刺秦失败被杀后,高渐离为完成荆轲的未竟之业也因刺秦被杀


48.背景故事中,姜子牙是张良的老师(姜子牙培养能够继承自己志向的传人)。历史上张良遇黄石公,受赠《太公兵法》,太公即姜子牙


49.【感谢@@脏园子 补充】背景故事中,虞姬是张良的师妹。在一些有关楚汉之争的文艺作品中,也有虞姬是张良义妹的说法(目前所知最早出自上海越剧团所编越剧《虞美人》,历史上两人是否有相关关系存疑)


50.项羽的「破釜沉舟」,历史上项羽曾令将士备足干粮后将渡船全部凿沉,自退绝路以示与秦军速战取胜的决心,称破釜沉舟


51.狐白的死亡语音「狐死,必首丘」,意为狐狸死亡的时候头会朝向出生时的山丘。狐死首丘也比喻不忘本或怀念故乡


52.蔡文姬所演奏的乐器叫胡笳琴,二技能名胡笳乐。历史上传说蔡文姬曾作《胡笳十八拍》,用古琴演奏

 
 
© 畊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