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岷山  
null.

[黑塔利亚相关][十革 冷战]一个没什么料的小短篇

失踪人口假装回归。写点小东西。流水账文风注意。
十革组,这么好吃的一对竟然没人吃好气噢。
沙苏沙苏沙苏。
可能混有冷战,是现露/现米噢⊙▽⊙是的这是个三兄弟始终并存的设定。
伪ABO。
其实这两对一起吃还挺带感的不是吗(๑>ڡ<)☆
各个人物之间的关系让我软化了我的锅,请各位高抬贵手,拒绝任何形式的撕逼。
弃权声明:人物形象属于本家和私设。
——
伊利亚是扶着腰走进会议室的。
“噢天呐...”伊万托着下巴啧啧有声,“斯捷潘真不是人...”
伊利亚在自家宝贝弟弟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他扶了扶有些歪斜的军帽,在那块写有[CCCP]的名牌所对应的深黑色椅子上坐下。
“你可别说我,万尼亚。”布拉金斯基们最不缺的就是互相斗嘴,“那么你呢?身为你哥同时又是你上司的我绝对不同意你和那个美/国/佬搅在一起。”
“你已经默认了,亲爱的哥哥。”伊万不再多言,因为他看到会议室的门被推开,接着阿尔弗雷德张扬的金发闪过伊利亚的视野。
他偏过头厌恶的皱眉。真好,伊利亚心想,等自己把事情都扔给伊万之后就不必和阿尔弗雷德见面就打了,自己都嫌累。
“哟两只熊?难得啊难得。”阿尔弗雷德大大咧咧的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
“废话少说,”伊利亚瞥了他一眼,会议室里不流通的空气让他只想碎觉。不好这一点也不苏/维/埃,要是斯捷潘那家伙知道斯/拉/夫/人竟然会在开会的时候打瞌睡估计会笑岔气。
“赶紧要说的都说完,我要回家安静养老去了。”伊利亚换了个舒坦坐姿,顺便转移一下腰部的酸痛感。
“养老这个词倒是挺适合你的。”美/国/人总是爱损他的死对头,阿尔弗雷德抽了抽鼻子,“My God...那老贵族是有多不放心你和两个Alpha待在一起?英雄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伊利亚不可置否的耸耸肩,他也不是闻不到身上明显不属于自己的一种不知名的金属气味。
沙/俄老男人的独占欲真是可怕的要死啊要死。
“所以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工作,而不是唠嗑。”伊万顺手捂住阿尔弗雷德日常聒噪的嘴——用抽耳刮子的那种手势。
“我#&#u#hdja放开@gshsjf!!!”
伊利亚:...是亲弟弟啊。[tea]
——
最终伊利亚还是从那个鸡飞狗跳[仅限于另外两位]的三人会议里顺利脱身。
不然再在那儿待一会儿他感觉他的肺会被气炸,各种意义上的。
伊利亚踏进家门的时候差点没想感叹家门不幸。
弟弟跟着宿敌跑了[好像哪里不对]不说,家里还有一个大龄儿童等着自己收拾,还是各种意义上的。
“斯捷潘你住手那是我最后一点茶!”
被喝止的男人挑挑眉,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斯捷潘慢条斯理的倒空了茶叶罐子,金属制的器皿在玻璃架上碰撞出清脆的声音。
“那又怎么样呢,伊廖沙?”雕花的水壶倾倒出细细的水流,与茶叶接触时激起反光的水花,淡淡的香味随之漫溢出来。
伊利亚深呼吸一下,快步走进去。确实不会怎么样,茶叶喝完了还可以再买。
面前这个人对于伊利亚来说已经失去一次啦,他可不想重蹈覆辙。
“你以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暴君?”伊利亚一直称呼斯捷潘为[暴君],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将会是。
“当然,我可爱的小布/尔/什/维/克。”斯捷潘笑弯了一对好看的褐金色眸子,这时伊利亚已经拉开木椅坐下,斯捷潘把那桌上唯一一只茶杯递到伊利亚面前。
“......”伊利亚深知对方的脾性。斯捷潘眼睛里微微的戏谑看的他有些莫名的不爽。伊利亚接过茶杯,微薄的嘴唇轻触杯沿。
这个时候的伊利亚在斯捷潘眼里是无害的,那对曾充满对他的仇恨的猩红双眼现在半瞌着,嘴角甚至带着些若有若无的笑容。
美好极了,斯捷潘歪着头想。
“小耀家的茶果然很棒啊。”伊利亚放下茶杯,心满意足的舔舔嘴角的茶渍。
“我想耀知道你这么说也不会特别开心的。”斯捷潘起身撩起伊利亚微长的刘海,顺势吻上那对微张的唇瓣。
伊利亚嘴里还留着茶叶苦涩又清冽的味道,和他这个人一样。斯捷潘贪婪的掠夺伊利亚口腔里让他着迷的气息,就像当年那个纵横欧/亚/大/陆的君主,留恋着每一处垂手可得的土地。
“哈...想死吗你?”伊利亚在喘息的空隙推开了斯捷潘,
Alpha冰冷的金属气息打乱了他所有的节奏,伊利亚厌恶这种感觉,却又不得不承认被斯捷潘标记之后他一只都有依赖斯捷潘的迹象。
“我不介意再被你杀一次。”斯捷潘再次俯身,鼻尖对着伊利亚的。
“反正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嗯,不着急。”

评论(2)
热度(32)
 
© 魏岷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