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岷山  
null.

【RPS/韩/双泰/手生,试水】

名朋897李泰民,欢迎找我玩。想钓同体也想钓Key哥。
自割腿肉的产物。我需要同好。
退圈两年后的CB,现在是个不正经的苗哥单吹。
CP苗哥水仙。
吸血鬼伯爵vs人类的恶俗架空设定。
大概是短篇。
OOC我的。9
泰攻【Lee Taemin】泰受【李泰民】。有空可能会码个Lee的私设。
Taemin参考Danger红西装黑紧身裤+Danger剔边背头发型,李泰民参考Ace舞蹈视频白衬衫(对,不是毛衣)黑吊带裤+Danger长鬈发,以后没特殊说明都这样。
放飞自我,圈地自萌。
没问题的话let's go.
——
矗立在林子边缘的小教堂,挺突兀的不是,可它就在那儿,没人知道这座斑驳的建筑是哪个世纪的遗留物。
不过Lee知道,他清楚的很。毕竟是活了将近千年的老家伙了,Lee曲起一条腿,稳稳当当坐在这小小建筑群的最高处,那十字架上面。
这样寒酸的教堂,主十字架自然也不可能是纯银或是退一万步的镶银,而不过一块石膏的雕刻品,自是伤不了Lee分毫,所以这里也成了Lee常用的贵宾席。
Lee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纯血族,他也是初拥的产物,至于初拥了他的那位,估计没逃过血猎的清剿吧。真是可叹,Lee摇摇头,继续望着脚下。
时辰尚早,教堂厚重的铁门却已经被人推开,来者一头金发在晨曦中亮的刺眼,着了白净的衬衫,和墨似的吊带裤。
哦,Lee背后的小翅膀愉悦的振了振,今天的小苗儿也清爽的让人欲罢不能。
【小苗儿】指的自然是这走出来的人。李泰民,这座教堂的主教,没人知道他如何在这大多数时候无人的地方呆了这么久,人们只有在礼拜日才会聚集于此,听这位年轻的主教用歌般的灵动语言传达神的旨意。
Lee自然是乐于加入这聆听者的行列的,但他对于内容毫无兴趣更不可能有兴趣。他只是喜欢李泰民的声音,仅此而已。
“这位先生没什么事的话就请走吧。”正想入菲菲时李泰民抬头,冲上不温不凉一句,“太阳可是要出来了。”
果然被发现了,Lee一点也不恼,打了个响指,身躯化作丛艳红的玫瑰花瓣,在李泰民面前聚形。
“真是绝情啊,苗儿,就不多挽留一下伯爵我吗?”挂着丝痞气的笑,Lee习惯性向后拢了拢头发,“太阳?我为什么要忧虑这个,痛,早就习以为常了。”
“那就等着被净化成雾气吧。”李泰民平淡的扫了他一眼,绕过Lee继续向教堂外走,“也算是为民除害。”
“做人不能这样啊苗儿,”Lee并不追上,望着李泰民的背影,意味不明的笑着,“我可是三好血族,从来不犯事儿,怎么就为民除害了?”
李泰民将前一夜被大风吹倒的小塑像重新扶起,头也不回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得了吧,您难道不是出来觅个食儿准备睡觉?”
但这飘散在风里的词汇终究还是让Lee几近变态的听力捕捉到。“对了。”他似是赞许的鼓鼓掌,忽的上前,凑近李泰民,“那么主教大人能不能满足伯爵我一个小小的愿望呢?”
李泰民蹲下的动作顿了顿。
“哦,闭嘴吧异端。”他嘲弄的瞅了眼面前这个眼中同样满是戏谑的家伙,“最后一次,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第几个最后一次。”
接着,当着Lee的面,李泰民覆上扣到最上一颗的衬衫纽扣,一颗,两颗,奶白的脖颈连带着其下一片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一对尚未完全愈合的牙印清晰可见。
“对嘛,乖孩子。”Lee抚摸着李泰民手感颇好的发丝,向下钳住后颈,舌在那处伤口上打了个转,又移向另一个地方,暧昧的舔吮着。
“嗯...你快点...”李泰民不满的推了推他,“被发现了怎么办。”
“主教大人还怕被发现吗?”Lee将李泰民的脑袋又向下压了压,眸子从暗褐变为猩红,他舔了舔尖锐的獠牙,“和一个吸血鬼维持这种关系,您已经于您的主有愧了。”
“...艹。”教堂之前不应言无理之辞,但李泰民还是说了。Lee说得对,他是不洁之人。李泰民不无绝望的叹声:“好了,随你。”
“遵命。”Lee对于戳穿对方还是很得意的,瞅准了下口处,他不偏不倚咬上去,粘稠甜美的血液自唇角划入腹腔,Lee发出一声满足的赞叹。
被吸血是什么感觉?李泰民说不清楚,并无想象中的剧痛,只是酥酥麻麻的。清晰的血液流失感让他很不好受,好在Lee懂得分寸,只嘬食几口便放开他,不忘细细舔去渗出的血珠。
“还好吧?”Lee抬头,见李泰民仍是懵懵的状态,出于对长期食堂【。】的保护,问了一句。
“伯爵也知道关心人?”李泰民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脖颈,“就当义务献血,有益身体健康了。”
“嚯,还能贫嘴?”Lee挑起这小孩儿【在他眼里是】的下巴,刚沾了血的唇在李泰民嘴角轻啄一下,接着是细碎的吻,“看来下一次不能这么温柔了。”
很温柔吗,李泰民在内心没形象的翻白眼。“那么您可以走了吧。”他不动声色的推开Lee,仿佛方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重新系好扣子,“我也要工作了。”
“苗儿不想再和伯爵我缠绵一会儿吗...好好好,我投降。”眼瞅着李泰民微笑着撩起衣袖露出纯银的手链,Lee忙做了个投降的动作,他知道这小玩意儿的威力。
李泰民抿了抿嘴,显得很愉悦的样子。
“再见了先生,希望再也不见。”
Lee则是微微点地,鞠了个半真半假的躬。
“上一次你也是这么说的,主教大人。”

评论(1)
热度(2)
 
© 魏岷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