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岷山  
null.

【王者荣耀相关/云亮】

先前给社长的生贺,解禁一下。
点梗是云亮军火贩子设定。
前排倒[ku]卖[li]云vs后排黑客亮,带一句话邦备,友情向亮良瑜。
西汉蜀汉敌对势力[真•黑恶势力]。
[高亮]诸葛闪闪是赵九朵云捡???回来的。
OOC算我的。
各种弃权。
现在看起来真是有够羞耻。
——
黑暗中摸索到钥匙孔已经是深更半夜,只有在这种颇需眼力的关头赵云才难能可贵的觉得自己的职业不错。钥匙旋进发出咔哒一声,赵云小心推开厚重的门,不出意外的看到客厅亮着一团莹白的光。
“这么晚。”电脑前的人不疾不徐的说着陈述句一般的问句。手上敲击键盘的动作不停,诸葛亮向餐桌的方向努了努嘴。“喏,没空做饭,泡面自己对付去。”
“好好好,”深知这祖宗心性的赵云只能无奈应下,踱步至厨房看有没有开水。天知道自从他在雨里捞回这个一头蓝发的技术宅之后就没少研究怎么服侍他——的胃。
要是被手下那帮臭小子知道了估计会被笑死。赵云想着有些好笑,直到神经扯出了剧痛才迫使他回想起来方才进入家门前发生的事情。
他妈的。赵云皱了皱眉。看来吃饭只能晚点了。
“不吃吗?”对于赵云空着手从厨房里出来诸葛亮倒是表现出一丝惊讶,“往哪儿走呢你,过来。”在赵云困惑的眼神里诸葛亮指了指一旁的医药箱。
“不愧是神机妙算的诸葛先生。”
赵云半真半假调侃着,换来诸葛亮一个大大的白眼,“衣服自己脱,难不成需要亮上剪刀?”
拆去被血染污的绷带,紧实的后背上赫然两眼焦黑的弹孔。诸葛亮用镊子挑开外翻的皮肉,眯起眼睛。“处理还算及时,伤口还没烂...嗯...”诸葛亮松了镊子,换上新的干净绷带,“你家主公倒是挺珍惜你。”
“刘备?”赵云起身拾起衣物,闻言低头看看那个兀自收拾器械的人,“得了,人指不定现在又和死对头在哪儿厮混呢。”
刘邦:阿嚏,是不是你在想孤啊大宝备?
刘备:祖宗您冷静一点,备的火铳已经架起来了。
“倒也是。”诸葛亮不意外的咂咂嘴,“刚才黑了西汉的系统,看样子你们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渡了批好货?”
“不能说有多好,主公点名要从他八百竿子打不着边的祖宗那儿捞一笔回来。”赵云尝试着往后靠,几番后作罢。“你这么折腾也不怕对面找上门。出了事云可救不了你。”
“哈?”诸葛亮还他一个充满嘲讽之力的背影,“你得相信一个斯坦福大学毕业的人跑的绝对比你们快——国际刑警都抓不住亮。”诸葛亮捏着马克杯嘬了口水,“再说,亮当真不相信电脑那头的前辈会为了这点小事来找亮算账。”
赵云记得刘备有次跟他提起那个被刘邦称作军师的人。
“那是个大人物。”刘备是这么说的,“不过既然你把诸葛留下了那我想也没什么可怕的。”
就是...他吗?赵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煮了泡面——顺便也给诸葛亮煮了一碗。
“夜宵。”
“忙不开。”
“张嘴,啊——”
......
[前辈,亮又轰开你家防护了。]
[嗯知道,写程序呢。]
[上次给了子龙两梭子的不会又是你们那红毛吧。]
[韩信?那他八成放水,不然你看到的估计是尸体。]
[这叫什么。]
[良以为是惺惺相惜。]
......
第二天诸葛亮抱着被子晃晃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赵云已经出去了。
噗嗤,虽然知道是工作使然但诸葛亮还是想笑,那个昨天一路把他往床上赶的家伙睡的比自己都少。
桌上放了牛奶和面包,前者因为时间的原因已经有些回凉,赵云还很贴心的留了张便签。
[估计你也起不来,牛奶记得自己热热。]
知道了知道了,诸葛亮对着便签吐吐舌头,老妈子。
啃面包的工夫诸葛亮接了个电话,私人手机。很少有人给他打电话,知道这个号码的也没几个。
诸葛亮瞅了一眼备注。
[万年老二娘娘腔纵火狂]
“喂周老二?”
“cnm。”周瑜在电话对面竖了个中指[虽然他知道对方也看不见],“第一了不起死了哦。”
“是啊可了不起,可惜某些人一辈子也没尝过第一的滋味。”
“诸葛村夫你!”
“所以呢,”诸葛亮喝口牛奶,“你大老远的打电话来有事?”
“嗯。”周瑜清了清嗓子,“前些日子在网路黑市上看了看,有人在求[智谋]的坐标。”
“哦?”诸葛亮吐出一个变了调的字眼,“亮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谁那么不开眼?”
“那就不是瑜关心的事情了,瑜只是偶然看见而已。”周瑜不屑的冷笑,“遵纪守法?要是让五角大楼那群人知道曾经的精英骨干如今成了对立面该有多伤心。”
“谬赞。”诸葛亮打开电脑,在加密网路环境下接收了周瑜发来的网站,“最近不怎么看见你,出差呢?”
“是啊,瑜不是某些人,家里蹲。”
“你说啥风太大听不清挂了。”
“喂!”
损了一波同窗的诸葛亮心情大好的放下手机点开网站,是个地下知名的黑市网站,诸葛亮很容易就寻到周瑜所说的那个悬赏。
呵,好家伙。诸葛亮点了点悬赏金后的零位,不自觉咂咂嘴。“亮倒还真是值钱...”
他往下拉动界面,悬赏人隐了ID——这对诸葛亮来说不是难事。插入U盘,进度条拖沓着读满百分之百,诸葛亮接着熟练打入几排代码,被隐藏的文字跳动着浮上显示屏。
“ZT...LOPE...?”看到英文时诸葛亮歪了歪头,他不记得什么时候惹过对方。不过看样子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组织,他诸葛亮游走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过。
默念几遍,总觉得那么不对味。
为什么呢...诸葛亮胡思乱想着照常点开蜀汉被他玩了不知多少次的系统,这里记录了组织每一笔买卖的全过程。
最新一笔。
[和 ZTLOPE]
[龙]
......
“好,明白了。”赵云挂断电话,偏过视角望向车窗外。
30s
赵云推开车门。
25s
“在下名龙,很高兴与您见面。”
20s
“哈,小本生意,讨价还价用不着。”
15s
“自然好说,所有款项将在在下安全离开此地后如数支付。”
10s
“恕在下驽钝难以言辞委婉,只是您的手下...不怎么安分?”
9s
赵云维持着处变不惊的神态,实则心里还是有些惊动。
对方这架势,是想让他把命搁这儿吗?
8s
“嗞——嗞—嘀——”
“听得见吗?”
7s
“孔明?”
6s
“是我,”那边显然长出了口气,接着便是连珠炮一般的言语“听着对面应该是找我结果找上了你接下来我数三秒你往左手边跑。”
5s
“知道了吗。”
4s
男人扶正了被入侵频道的耳麦。
“了解。”
3s
2s
1s

子弹密集的倾泻,赵云压低帽檐,一个滚翻躲到半截断垣之后。要说这墙也是结实,赵云暗暗庆幸,转而有些忧虑,自个儿全身上下只有一把伯莱塔还算是个狠角儿,但对付现下这种情况...
引擎的轰鸣恰巧在这时成了插曲,黑色路虎很好的将子弹隔离在外,只留下深深浅浅的弹痕。
“车门没锁!”诸葛亮在耳麦里大喊。
车席卷过赵云身边时后者顺势反手拉开车门,以生平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跳进车内反锁住。
“真没想到你还会开车?”
“废话,坐稳了。”
诸葛亮转过方向盘,车在原地打了个转,发出刺耳的刮地声。“当初读大学考的驾照,你应该庆幸亮还未手生。”托这加固车身的福好歹是逃出了包围圈,“伤的重不重。”诸葛亮头也不回,“不重的话就去交差吧。”
“那云会被主公念叨死的,”赵云仰面瘫倒在车座上,“不过...也说不定...”
“那不是要紧的物资,”肯定的语气,“刘备...对他来说你比较重要。”
“是。”
半晌没了声音,诸葛亮只当是赵云在假寐——然而耳边一丛热气让他险些踩狠了油门。
“那么对你来说呢?”
“亮现在就可以把脚挪到刹车上让你人头分家。”
“凶残。”赵云时常木讷的脸上裂出一丝笑容,显然是没把诸葛亮那句半威胁的话放在心上。
“云很期待。”
“期待什么?”



















“不,没什么。”

评论(2)
热度(19)
 
© 魏岷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