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样个人还是有点B数的。

【王者荣耀相关/政良】

试图摸鱼,结尾莫名其妙。如果有人想看车的话我把手里还有点文和车弄了就写。
CP政良,对你没看错,嬴政vs张良。
被博浪沙梗迷醉到的结果。
农药人设。
OOC算我的。
各种弃权。
与真实历史无关。(大概吧)
顺便评论求这对该叫什么组xxx
——
“回,回陛下的话,行刺之人尚未寻到...”
话音方落,殿堂上竹木崩裂声兀的响起,那臣子哪敢犹豫,当即抖着嘴唇跪地。
“是臣愚昧,陛下开恩呐!...”
良久不闻声动,他小心翼翼抬眼,恰碰着御座上玄黑衣袍之人半瞌的眸子。
这对属于始皇帝的眼眸是异于普通人的鎏金色,这时微微转动着将光彩尽数收回眼底,仅留下眼角微眯起,裹挟着心底不为人知的思绪。
大殿里的空气宛如凝了实体,压抑的透不过气。断为两段的签子被握在手里,喉结上下滚动次,视线略过地上伏趴的臣移至殿门外,嬴政勾起个意味不明的唇角弧度,竹签复置于桌上,顺道展平袖上褶皱。
“罢了,草野小民而已。”袖下指肚反复摩挲着枚方形石块,嬴政起身,转身欲走向屏障后,“以及,”将触及幕帘的手顿了顿,“朕要事在身。若非紧急之事,扰朕者...”身后剑影一闪。
“杀。”
——
那枚石,当然,现在仍在嬴政手里,经过不知几数次触摸,表面已有圆润之意。
没人知道这块石料来自哪里,也没人知道上面竟还刻了字。
嬴政遣散了寝宫内外侍卫仆人,步走声打破了内部的寂静。但他只是站在那里,像是等着什么。
“陛下为何不肯多迈一步。”
声音来自里间,距离的打扰也不能掩盖说话人声音的清冽。于是嬴政嘴角弧度不自觉的扩展,快步走近,扣住对方细瘦的腕子。
“敢向朕提问,你倒是第一个。”手上用力,不消片刻这片脆弱的地方便留下团暧昧的红,“勇气令人倾佩,张良。”
对于嬴政知道他身份这点张良从未表现出惊奇神色,哪怕他正被软禁在这里。面前这个男人可怕如何,张良也清除的很。“谢陛下美辞。”多亏了他嬴政刁钻的施力,张良晃了晃手腕便知脱开的几率几乎为零,“放着弑君罪人不杀,被您那些臣子知道,岂不是有碍颜面?”
张良仍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将所有情绪都埋在心里——嬴政讨厌他这样子。
讨厌,所以要毁掉。
“他们不会知道的。”斩钉截铁的语气。钳着张良手腕的手上移,转而牵住指尖。
“除非你逃,但在朕手下你真的逃的出半步吗?嗯子房先生?”略苍白的指肚被覆上温热的唇,末了不忘舌尖轻舔下,【先生】二字都不自觉带了点上扬的讽刺。
“呵。”不自然的触感使张良条件反射的振了振指节,语气中渐渐也夹杂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张良微抬头,卷起的发遮住了部分表情,看不真切,只有镜片遮裆下那双灵动的蓝眸,不偏不倚正面顶撞上嬴政的金眸。
“来日方长......”

评论
热度(17)
 
© 岷山雪千里/Powered by LOFTER